双手对接在一起

人生哲理 admin 浏览

小编:极境小极位的紫角兽。第三次催动,估计就只能放出十头地极境初期的紫角兽。 将一枚疗伤丹药服下,张若尘就立即向城中心的祭台赶去,将两只储物手镯和一只储物戒指中的蛮兽,全

    极境小极位的紫角兽。第三次催动,估计就只能放出十头地极境初期的紫角兽。
 
    将一枚疗伤丹药服下,张若尘就立即向城中心的祭台赶去,将两只储物手镯和一只储物戒指中的蛮兽,全部取出来,放在祭台上面。
 
    一共二十七头蛮兽尸体,堆成了一座血尸小山。
 
    随后,张若尘又去城中,将那些被阵法击落下来的蛮禽,全部收集起来。
 
    一百七十八只蛮禽尸体,也被张若尘放到祭台上面。
 
    “蛮兽和蛮禽的数量还是有些少,必须再去猎杀一些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盘坐在祭台下方,开始调养伤势,大概花费了半个时辰的时间,伤势恢复了五成。
 
    停止养伤,张若尘提着沉渊古剑,再次冲出护城大阵,继续去猎杀蛮兽。
 
    与先前不同,张若尘并不故意去和那些四阶蛮兽硬碰硬,反而可以避开那些四阶蛮兽,只去猎杀低等级的蛮兽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张若尘将一颗雷珠打出去,释放出了的电光将十多头一阶蛮兽杀死,尸体焦黑,倒下一大片。
 
    张若尘立刻冲过去,将蛮兽尸体收进储物戒指。
 
    就在四阶蛮兽“狮头牛王”冲过来的时候,张若尘已经先一步逃回越集城。
 
    将蛮兽放在祭台上面,张若尘又从另一个方向偷偷出城,继续猎杀蛮兽。
 
    “张若尘那小子在打什么主意,难道他以为,他猎杀蛮兽的速度,能够赶上我召唤蛮兽的速度?”凌仙素有些疑惑的盯着下方,十分不解张若尘的举动。
 
    凌仙素绝对无法想到,张若尘是想猎杀蛮兽,准备在越集城中开启祭祀仪式。
 
    张若尘每一次冲出城的时候,凌仙素就立即命令四阶蛮兽去杀他。
 
    但是,张若尘却相当狡猾,每一次都躲在城墙附近,只是打出雷珠,或者战图,将一批又一批的蛮兽猎杀,收集储物手镯。
 
   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,祭台上面已经堆积了四百七十七头蛮兽的尸体,形成一座血红色的尸山。
 
    “蛮兽的血液,再加上越集城中数万人类武者的血液,应该可以开启人神之门,完成祭祀仪式。”张若尘激动的道。
 
    在昆仑界,一般来说,只有冬至日,才是祭祀的最佳时间。
 
    据说,在冬至日的时候,神界与昆仑界相距最近,所以人神之门最容易被打开。
 
    哪怕只是一个村落的小型祭祀,也能开启人神之门。
 
    但是,一旦过了冬至日,就很难打开人神之门,只有使用百倍的血气,才能打开人神之门,完成祭祀仪式。
 
    城外,那些蛮兽的攻击,变得更加猛烈,其中一些地方的城墙都已经撞碎,护城阵法的光芒,变得越来越微弱。
 
    距离越集城足有百里的地方,有一座小山。
 
    山顶上,站着两个人影。
 
    其中为首的那一个人,看上去二十岁出头,长得剑眉鹰目,鼻梁挺拔,目光如炬,给人一种英俊威严的感觉。
 
    此人,正是天魔岭三十六郡国的第一天骄,张天圭。
 
    云台宗府内府弟子之中,排名第三的人物,陆乾坤,盯着越集城的方向,有些焦急,道:“大师兄,越集城的护城大阵已经快要破碎,我们是不是可以出手了?”
 
    张天圭双手背在身后,轻轻的摇了摇头,道:“不急,再等等。”
 
    “为什么呢?”陆乾坤十分不解。
 
    张天圭的嘴角微微的一勾,笑道: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 
    陆乾坤是一个老实人,自然不懂张天圭的谋划。
 
    救人,是肯定要救,关键是要如何救?什么时候出手救?
 
    韩湫现在还不够危险,这个时候出手救她,并不能将利益最大化。
 
    只有在她最危险的时候,最无助的时候,张天圭突然出现,才会让她更加感激,更加感动。
 
    对付女人,就要使用的一些手段,要不然她们怎么会服服帖帖?
 
    陆乾坤那样的白痴,又怎么会明白他的良苦用心。
 
    这是一次得到韩湫芳心的机会,张天圭又岂会放过这样的天赐良机?
 
    “张若尘似乎也在越集城,正好,顺便也将他给办了,留着他始终是一个祸患。”张天圭显得十分平静,淡淡的望着远处的越集城,眼中露出一道自信的光芒。
 
    他要继续等下去,等到最佳出手的时机。
 
    越集城的战斗,十分惨烈,韩湫将一座座攻击阵法启动,也不知道杀死了多少蛮兽和蛮禽。
 
    又过去半个时辰,五座攻击阵法的能量,完全耗尽。
 
    整个越集城,只剩两座防御阵法和一座护城大阵。阵法被攻破,只是时间的问题。
 
    韩湫站在城墙上面,望着源源不绝用来的蛮兽,终于还是有些感觉到无力,急道:“张若尘,现在怎么办?武市学宫和云台宗府的援军没有赶来,防御阵法也最多还能支撑一炷香的时间。”
 
    “只能拼一拼了!若是我们能够突破境界,说不定就能杀出去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走进祭台下方的石门,来到神池的边缘,按照记忆,念出一篇祭文。他将双手按在石壁上面,体内的灵火真气从掌心涌出,逐渐蔓延出去,覆盖整个祭台。
 
    “祭祀仪式,开启!”
 
    “轰隆!”
 
    巨大的祭台,开始缓缓的旋转。
 
    一根血红色的光柱,从祭台中央冲起,击碎天空的云层,像是冲进了浩瀚宇宙。
 
    天空,变成血红色。
 
    在那一片血红色的中央,像是有一扇大门被打开,门中混沌一片,降下一粒粒光雨,洒落在越集城。
 
    张若尘盘坐在地,开始沟通魂脉。
 
    一道光柱从他的头顶冲出,凝聚成一个与张若尘长得一模一样的魂影。
 
    那一个魂影,飞了出去,悬浮在神池的上空,开始吸收空气中游离的祭祀之力。
 
    韩湫站在一旁,不知道张若尘到底要干什么?
 
    当武魂从张若尘体内冲出来的时候,她终于被震惊,脸上的神情完全呆滞,犹如石化了一样,嘴唇长成了“o”形。
 
    “他……修炼出了武魂……”
 
    天极境的武道神话,也很少有人能够修炼出武魂,张若尘才地极境,却已经将武魂修炼了出来。
 
    而且,张若尘的武魂无比神圣,就像是神灵的虚影,让韩湫有一种想要跪地膜拜的冲动。
 
    悬浮在神池上空的那一道武魂,看了韩湫一眼,竟然开口说话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,立即过来,坐到我的身前,我将一部分祭祀之力,传送到你的体内。在祭祀之力的帮助之下,说不定能够缓和你体内的两股力量,化解你在修炼上遇到的危机。”
 
    韩湫感受到张若尘武魂传来的压迫性的力量,如同是接收到神灵的旨意,虔诚的走到张若尘的身旁。
 
    她盘坐在张若尘的对面,缓缓的抬起一双雪白的玉臂,与张若尘的双手对接在一起。
 
    “轰!”
 
    刚刚和张若尘的双手接触,韩湫就有一种触电的感觉。
 
    一股狂涌的祭祀之力,从右手涌进她的身体,冲进经脉,涌向气海。
 
    在那一股祭祀之力的冲击之下,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大海中的一叶浮萍,身体随时都可能会被那一股力量撕碎。
 
    “不要惊慌,平心静气,运转《至圣乾坤功》,尝试吸收那一股祭祀的力量。”
 
    就在韩湫惶恐不安的时候,张若尘的声音就像是神圣的天音,传人她的脑海。
 
    渐渐地,韩湫恢复冷静,闭着双眸,按照张若尘的吩咐,开始运转功法。
 
    祭祀之力,乃是最神圣的力量,也是包容性最强的力量,进入她的经脉之后,就开始围绕全身运行,完成一个大周天,最后又从左手掌涌回张若尘的体经脉。
 
    如此周而复始,祭祀之力,在她身体之中完成一个又一个的大周天。
 
    经脉缓缓吸收那一股力量,她的武道境界在一步步的提升。
 
    气海之中,黑暗真气和至圣乾坤真气的对冲,变得越来越弱,像是要融合在一起。两种真气,形成黑白双色的真气流,与祭祀之力一起,在经脉中运转。
 

当前网址:http://mikkofong.com/a/renshengzheli/20180220/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